笔趣阁小说网www.mmxwcm.com > 都市小说 > 妻手遮天:全能灵师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不打自招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不打自招

    墨沉嵩与牧衍之的师兄弟早在多年前就已经破裂。

    只是,在还没有撕破脸的情况下,牧衍之还愿意去装谦逊,装兄友弟恭。哪怕墨沉嵩对他一直没什么回应。

    事实上,墨沉嵩性子本就如此。

    就是对赫连玉,对云离子这个师父,都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他的维护,都在心底,从不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但牧衍之,却是在一次次触及他的底线后,让他对这个人再无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已经撕破了脸,墨沉嵩更是不需给牧衍之留什么情面。

    而牧衍之,亦无法再对墨沉嵩装出笑容。

    牧衍之还坐在石床上,墨沉嵩却已一步一步,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“墨家人,是你找来的,是吧。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句。

    这话只一出,牧衍之脸色登时变了。

    前一秒牧衍之还告诉自己墨沉嵩不可能知道这事,现在就……

    他面色发白,惊慌失措,却又想强制表现出镇定,只能用愤怒掩饰,“墨沉嵩,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!”

    夏连翘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胡说?”他脚步微顿了下,低沉嗓音依然平井无波,可听在人耳里,却好似讽刺。

    牧衍之声音更大,“那墨家人自己找上门来,与我有何关系?难道就因为我提过让他们住川崖峰,你就将事情推到我身上?在此之前,我又如何会知道你是东陵皇城的,如何知道你与墨家人的关系!”

    夏连翘听到这里,挑了挑眉,笑道,“牧公子,不要太激动,一不小心就不打自招了。”

    牧衍之一僵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不打自招……”他硬着头皮,嗤笑了声,仿佛是对夏连翘的话嗤之以鼻。心中却在想自己哪句话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夏连翘边打量着这个山洞,边淡淡开口,“听牧公子的语气,好像还挺了解墨家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牧衍之一惊,惊慌失措地开始回想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想来想去,似乎又像是什么都没说……

    夏连翘看着,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墨家人找上赤霄,在赤霄山住了几天,可除了第一天墨家有稍微透露一些消息外,之后便一直被关在霞远峰,再后来,就是在安阳广场上的事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墨家都没有机会透露太多的事,只提过来自皇城,卖了祖宅。

    可牧衍之却知道,他们来自东陵皇城。且语气十分了解墨家家事。

    当然,由刚才牧衍之话里提供的讯息并不能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诈他一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牧衍之智商实在欠缺。

    她这一说,他的表情就立刻把他出卖了。

    这边,牧衍之思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说漏了什么,再抬眸看向山洞里的两人,对上夏连翘略带讽刺的眸,立即明悟了。

    他恼羞成怒,“你耍我?”

    夏连翘勾了一侧唇角,“牧公子这么慌张做什么。有没有耍你你自己知道。”她微微一顿,嘴角的弧度轻敛,“不过,要是牧公子不愿承认,那我们只好让风邢把让人再带回来当着众人的面盘问一番了。到时候,可就不是我们这样简单的质问了……”

    牧衍之面色顿时煞白。

    以墨家人的心性,若他们有心考问,墨家人必定会承受不住压力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面对的确实不止是夏连翘墨沉嵩的质问。

    而是整个赤霄的质问……

    牧衍之最不愿看到的,就是众人看他的不善目光。

    一如那天晚上,云离子问他是否愿意进入禁地,他回答后,那自四面八方聚来的视线。

    怀疑、鄙夷、嫌弃……

    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是最为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是的,墨家人确实是他找来的。

    自从在夏连翘墨沉嵩那吃了瘪,他便一直在想找机会还回去。他早就对墨沉嵩的身世很好奇了,一直在查探,可以前,墨沉嵩从不与外界联系,让他根本没有下手的方向,后来夏连翘的出现,让他锁定了东陵皇城。而后便发现了墨家。

    他前些日子特地去了皇城一趟,找到墨长明,将墨沉嵩的现状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那时墨家正凄惨,只因墨文豪仗着墨沉嵩的名在外惹事,结果正正好的,便惹到了夏苏家。

    若是惹到别家也就罢了,他拿出墨沉嵩的名字,谁又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夏苏家不一样。

    墨文豪踢到铁板,朱羲刘小春等人狠揍了他一顿,不仅是为了墨文豪的飞扬跋扈狐假虎威,还因为他借用了墨沉嵩的名字。

    墨家凄惨,牧衍之的出现便成了救命稻草,在由他一番挑唆指导,墨家人便买了祖宅,直接上路,来寻赤霄山。

    一路上,也是有牧衍之暗暗指引,他们才能在短短几个月来到赤霄山门前。否则早便被高阶魔兽给吃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夏连翘墨沉嵩会发现墨家人找来是人为,因为bug实在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不是牧衍之傻,而是当初牧衍之根本没有想要多掩饰自己寻来墨家人找茬的事。他满腹信心,墨家人一来便能让墨沉嵩声名扫地,却没想到两人竟极为轻松的解决了这事,更没想到墨家人曾经那么无情无义,让人抓到把柄。

    再加上,事情正好发生在禁地异变后。

    墨沉嵩夏连翘威望大涨,反观牧衍之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若是再爆出牧衍之背地做出这种事,更是会让人不齿。

    之前猖狂的毫不掩饰,成了如今牧衍之最为头疼的一件事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牧衍之只觉头痛欲裂,心底仿佛有火在烧,烧的他浑身难耐,焦急、狂躁……一张俊朗面容变得扭曲而难看。

    “牧衍之。”墨沉嵩没再往前,只冷冷盯着床上的人,这个他名义上的师弟。他眸光平静,语气漠然,“看在你我同门的份上。这是我容忍你的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看在同门的份上,他本可以刚才便在安阳广场上将他揭露,让他像墨家人一般,感受一下什么叫千夫所指。可他没有。他还给他保留了一点面子,并未将他扒光给别人看。只因他们都有同一个师父。

    看小说就上《笔趣阁小说网www.mmxwcm.com》

http://www.mmxwcm.com/0_144/2356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