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帝少要清场!

    两名男人都穿着西服,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,可是,眼底的光却令人莫名胆寒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干什么?”为首的匪徒哆嗦着道。

    可是,回答他的只有拳头划过空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宫凌夜的司机和特助都是练家子的,几乎是几个呼吸的工夫,就放倒了两人,再将想要逃走的第三人也一并踩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“留一个活口,问清是谁做的,再把所有的都清理干净。”宫凌夜冰冷残酷的男声在黑夜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裴俊应着,手脚麻利地和司机一起,将那几个人绑了起来,然后打了个电话:“阿勉,带几个人过来,帝少要清场!”

    宋伊人此刻,已经完全耗尽了力气。

    她现在这个身子骨弱得厉害,长期缺乏锻炼的她,稍稍用力就感觉几乎虚脱。

    她明白自己必须撑起来,可是,任凭她的大脑如何发号施令,也依旧无法让身子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小腹的疼痛在身体里肆虐翻搅间,却有一道道陌生可怕的热流,在血液里乱窜。

    她身旁倒在血泊里的男人被人带走,那人哀嚎着,带走他的人似乎嫌他太吵,一掌劈下去,那人顿时连闷哼声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接着,宋伊人看到自己的面前多了一双精致锃亮的皮鞋。

    她顺着皮鞋看向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,可是,灯光太模糊,他逆着光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宋伊人只觉身子一轻,被人抱了起来!

    裴俊见素有洁癖的大boss竟然主动抱一个女人,不由心头惊疑,但他还是马上很有眼色地为二人开了车的后排座门。

    二人上了车,宫凌夜的目光在看到宋伊人紧握的匕首上的鲜血时,眼底多了几分兴味的光。

    他刚刚分明看到她竟然敢动手杀人,眸底藏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决绝和冷意。

    那一瞬,令他眼底生光,血液沸腾,只觉得自从三年前那个女孩死了后,很久不曾动过的心,终于有了复苏的迹象。

    宫凌夜从置物架上拿了毛巾,夺走了宋伊人手里的匕首,免得她伤了自己,又将她带血的手用毛巾仔细地擦了干净。

    “去酒店。”他吩咐司机。

    司机马上发动了车,而裴俊则是留在了原地,等待阿勉等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人出现在了黑漆漆的巷口,冲着裴俊点了点头,将那几个捆好的人直接扔上了一辆货车。

    接着,车上有人又搬了专门的洗涤剂和水桶下来,将地上的所有血渍都清理了干净。

    他们干得十分轻车熟路,显然是个中老手,不过十分钟,巷口里,便完全没有了任何痕迹,就连空气里,都再无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而此刻,宋伊人坐在宫凌夜的车里,明白得救的她转头,冲着身旁的男人低低地说了声: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他凑近她,眸色晦暗不明,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廓,低磁的声音带着禁欲般的诱惑:“算算,这是我第几次救你了?你打算用什么谢我,嗯?”

    宋伊人只觉得耳蜗一热,意识混沌,血液里的热流几乎将她燃烧。

    她格外难受地往宫凌夜身上贴近,似乎冥冥中他身上有什么是吸引她的,能够缓解身体里那刻骨的痒意。

    因为宫凌夜的唇瓣距离她太近,她这么一动,他的唇就扫过她的侧脸,停在了她的唇角。

    暧昧的空气在车里炸开,宋伊人不可抑制地嘤咛出声。

    他瞳孔一暗,就见着她似乎嫌太热,近乎本能地抬手,一把扯开了本就有些破碎的衣衫。

    宫凌夜飞快地伸手,按了一个位置。顿时,车内挡板落下,遮住了后排座的所有景致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,正想问宋伊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身旁的女人就一下将脸埋在了他的胸口,然后,似乎身子无力支撑般,她的脸不断往下滑,所过之处,带起一层电流。

    最后,趴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而且,她的脸还无巧不巧地,埋在了他最敏感的位置!

    看小说就上《笔趣阁小说网www.mmxwcm.com》

http://www.mmxwcm.com/0_149/2405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