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2章 变数.

    过了没一会儿以后,便听见了皇帝的声音在大殿外头响起,只听他说道:“我听说,五皇子和七皇子都在此处?”

    初芮遥和李晟心中都是一惊,然后去瞧李菖的表情,只见他似乎也被吓了一跳,然后连忙左右环顾了一圈儿,然而并没有发现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是从哪儿听来的?我可没瞧见什么七皇子。”,

    就在二人十分慌张的时候,却听见了舒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,李晟和初芮遥也瞧了一眼李菖的表情,发现他也已经放松了神情,然后才轻轻舒了口气,听着外头皇帝和舒尔继续的对话。

    皇帝看见了这么个小姑娘突然开了口,自然是十分纳闷儿——这个寺庙里怎么可能会有女子?可是又仔细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姑娘,却发现她身着一袭请灰色的道袍,像是谁家的道士,于是乎表情又严肃了几分,然后开口说道:“不知这位道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长不敢当。”舒尔微微笑了一下,随后接着说道:“陛下唤我九歌便是。”

    皇上沉吟了一阵儿,随后心中有了个想法,却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轻声问道:“我这次本是寻了沉山道人来做此次法事,不知九歌姑娘您……可知道沉山道人的下落?”

    他特意没有直接问为何不是沉山道人直接前来做法,而是拐弯抹角的问道沉山道人究竟去了哪里去,果然是个聪明人,不然也不能从先帝的诸多皇子中争得到这个皇位不是?

    舒尔微微一笑,随后说道:“实不相瞒,沉山道人是我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一亮,缓和了一阵情绪,随后才对舒尔说道:“那不知您的师傅……现在在什么地方呢?”

    舒尔捋了捋刚刚被风吹乱了的鬓发,随后说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,师傅这些日子正在闭关,自然是没有时间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朕要举办的的这个法事……”皇帝支支吾吾的,似乎是不太好意思说出来自个儿的真正想法,可是舒尔向来是十分聪慧的,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他的意思?于是乎笑了笑,随后才说道:“师傅没空,所以便叫我来代替他做此法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皇帝的眼神四下动了动,里头写满了将信将疑,随后一副十分为难的表情,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舒尔自然知道皇帝的意思,但是自个儿可是怎么都不会让步的,于是乎便对着他说道:“陛下定然也听说过,我师傅从来不随意收徒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皇帝点了点头,沉山道人向来风骨清高,若不是根骨清奇天分过人,他从来不会轻易收谁为徒,哪怕是家财万贯的大少爷捧着金子去拜他为师,他也不会去多看一眼,所以,如果她真的是沉山道人的徒弟,那么也一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皇帝悬着的心放下了些,然后听着舒尔继续说道:“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,陛下又能否相信我的实力呢?”

    皇帝轻轻点了点头,随后对着舒尔说道:“那么这次,便麻烦九歌道人了。”

    舒尔“嗯”了一声,随后皇帝便要迈着步子往大殿中走去,可是却突然被舒尔叫住了脚步,只听她说道:“陛下且慢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皇帝听到这句话以后便停下了步子,随后转过了身子问九歌道:“怎么了?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舒尔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,殿中多佛像,而我又是道家的人,所以若是在殿中做法,怕是会大打折扣,况且,殿中阴暗,不如在外头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皇帝点了点头,觉得舒尔说的颇有道理,于是乎往外走了两步,然后继续说道:“那九歌道人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?朕这便叫人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舒尔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这样也好。”然后瞧了一眼屋内,收回了目光以后,便和皇帝说了一些有关于道法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皇帝听后自然是赶紧叫了几个小太监,以及边儿上的一些小和尚去着手准备了,舒尔便站在原地,等着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屋内的李晟和初芮遥听到舒尔的话以后,先是微微一愣,随后憋不住的勾起了嘴角——机场来到二皇子的灵前哭诉,无非是想要让皇上看见,然后对他动了恻隐之心,这样的话,他自然也就会有机会翻身,然而,舒尔不过在外面对皇帝说了一句不在大殿之中做法,他便不来到这里了,也就自然而然的瞧不见李菖的这幅“可怜”模样了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了一眼,随后便瞧了一眼在外头的李菖。他们距离李菖不是非常的远,因此甚至能看得见李菖气急败坏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菖自然是十分生气的——自个儿谋划了这么久的好事,竟然被这么一个小丫头随便几句话给阻拦了。他越想越气,像是不自觉的咬紧了牙根,连握着香的手都有些不自觉的握紧了。

    然而香是十分脆弱的东西,哪里禁得住他的那样用力的捏住?因此低端便折了一块儿。一旁的随从眼尖,又重新点了几只,然后递给了李菖,又接过了他手中断掉的那几只香。可是在看到他的表情的时候,着实吓了一跳,忍不住开口问他道:“殿下……殿下可是要继续等下去?”

    要知道,既然法事是在外面做,那么陛下在这段时间里头,是绝对不会来到大殿里头的,而且,在法事结束以后又不能十分确定,他还究竟会不会进来,所以也不知道这段时间的等候,究竟有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李菖自然也想到了这方面的事情,长长的呼了口气,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可是如若不这么做的话,自然也没有什么机会,可以重新回到父皇的视线之中了,所以,还是必须要赌这一把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菖轻轻睁开了双眼,然后喑哑着嗓音,说道:“等。”

    看小说就上《笔趣阁小说网www.mmxwcm.com》

http://www.mmxwcm.com/0_150/241064.html